小說 雪山飛狐修訂版

第10章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10章

胡斐見到苗人鳳發怒時神威凜凜,心中也自駭然,抱著苗若蘭不敢停留,搶到崖邊,一手拉索,溜下峰去。他知附近有個山洞人跡罕至,當下展開輕身功夫,直奔而去,手中雖抱了人,但苗若蘭身子甚輕,全沒減了他奔跑之速。

不到一盞茶功夫,已抱著苗若蘭進了山洞,將棉被緊緊裹住她身子,讓她靠在洞壁,心中躊躇:“若要解她穴道,非碰到身子不可,如不解救,時間一長,她不會內功,只怕身子有損?!睂嵲诤蒙y以委決,當下取火折點燃了一根枯枝。

火光下但見苗若蘭美目流波,俏臉生暈,便道:“苗姑娘,在下絕無輕薄冒瀆之意,但要解開姑娘穴道,難以不碰姑娘貴體,此事該當如何?”苗若蘭雖不能點頭示意,但目光柔和,似羞似謝,殊無半點怒色,胡斐大喜,先吹熄柴火,伸手到衾中在她幾處穴道上輕輕按摩,替她通了經脈。

苗若蘭手足漸能活動,低聲道:“行啦,多謝您!”胡斐急忙縮手,待要說話,卻不知說什么好,過了良久,才道:“適才冒犯,實是無意之過,此心光明磊落,天日可鑒,務請姑娘恕罪?!泵缛籼m低聲道:“我知道?!?/p>

兩人在黑暗之中,相對不語。山洞外雖是冰天雪地,但兩人心頭溫暖,山洞中卻如春風和煦,春日融融。

過了一會,苗若蘭道:“不知我爹爹現下怎樣了?!焙车溃骸傲钭鹩⑿蹮o敵,這些人不是他的對手。你放心好啦?!泵缛籼m輕輕嘆了口氣,說道:“可憐的爹爹,他以為你……你對我不好?!焙车溃骸斑@也難怪,適才情勢確甚尷尬?!?/p>

苗若蘭臉上一紅,道:“我爹爹因有傷心之事,是以感觸特深,請胡爺不要見怪?!焙车溃骸笆裁词??”一問出口,立覺失言,想要用言語岔開,卻一時不知說什么好。他號稱,平時聰明伶俐,機變百出,但今日在這個溫雅的少女之前,不知怎的,竟似變成了另一個人,顯得十分拙訥。

苗若蘭道:“此事說來有愧,但我也不必瞞你,那是我媽的事?!焙场鞍 绷艘宦?。苗若蘭道:“我媽做過一件錯事?!?/p>

胡斐道:“人孰無過?那也不必放在心上?!泵缛籼m緩緩搖頭,說道:“那是一件大錯事。一個女子一生不能錯這么一次。我媽媽教這件事毀了,連我爹爹也險險給這事毀了?!?/p>

胡斐默然,心下已料到了幾分。苗若蘭道:“我爹是江湖豪杰。我媽卻是出身官家的一個千金小姐。有一次我爹無意之中救了我媽的性命,他們才結了親。兩人本來不大相配,那也罷了??墒俏业幸患麓蟠蟛粚?,他常在我媽面前,夸獎你媽的好處?!?/p>

胡斐奇道:“我的母親?”苗若蘭道:“是啊。我爹跟令尊比武之時,你媽媽英風颯爽,比男子漢還有氣概。我爹平時閑談,常自羨慕令尊,說道:‘胡大俠得此佳偶,活一日勝過旁人百年?!覌屄犃穗m不言語,心中卻甚不快。后來天龍門的田歸農到我家來作客。他相貌英俊,談吐風雅,又能低聲下氣的討人喜歡。我媽一時糊涂,竟撇下了我,偷偷跟著那人走了?!?/p>

胡斐輕輕嘆了口氣,難以接口。苗若蘭話聲哽咽,說道:“那時我還只三歲,爹抱了我連夜追趕,他不吃飯不睡覺,連追三日三夜,終于趕上了他們。那田歸農見到我爹,哪敢動手?我媽卻全力護著他。我爹見我媽媽對這人如此真心相愛,無可奈何,抱了我走了,回到家來生了一場大病、險些死去。

他對我說,若不是見我孤苦伶仃,在這世上沒人照顧,他真不想活啦。一連三年,他不出大門一步,有時叫著:‘蘭啊蘭,你怎地如此糊涂?’我媽媽的名字之中,也是有個‘蘭’字的?!?/p>

她說到此處,臉上一紅。要知當時女子的名字也是秘密,旁人只知女子姓氏,只有對至親至近之人方能告知名字,她這么說,等于是對胡斐說自己名字中有個“蘭”字。

胡斐雖見不到她臉上神色,但聽她竟把家中最隱秘的可恥私事,也毫不諱言的告知了自己,不禁大是感激,最后聽她提到她自己小名,更是如飲醇醪,頗有微醺薄醉之意,說道:“苗姑娘,那田歸農存心極壞,對你媽未必有什么真正的情意?!?/p>

苗若蘭嘆了口氣道:“我爹也是這么說。只是他時常埋怨自己,說道若非他對我媽不夠溫存體貼,我媽也不致受了旁人之騙。我爹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,但說到待人處世,卻不及田歸農了。那姓田的欺騙我媽,其實是想得我苗家家傳的一張藏寶之圖??墒撬m令我一家受苦,令我自幼就成了個無母之人,到頭來卻仍是白費了心機。我媽看穿了他的用心,臨終之時,仍將藏著地圖的鳳頭珠釵還給了我爹?!庇谑菍⒃Q在田歸農床底的所見所聞,說了一遍,最后說到那圖如何給寶樹他們搶去,那些人如何憑了闖王軍刀與地圖去找藏寶。

胡斐恨恨的道:“這姓田的心思也忒煞歹毒。他畏懼你爹爹,又弄不到地圖,就想假手官家,將你爹爹擒住,好迫他交出圖來。哪知天網恢恢,終于難逃孽報。唉,這寶藏不知害了多少人?!?/p>

他停了片刻,又道:“苗姑娘,我爹和我媽就是因這寶藏而成親的?!?/p>

苗若蘭道:“啊,是么?快說給我聽?!彼m矜持,究竟年紀幼小,心喜之下,伸手去握住了胡斐的手,但隨即覺得不妙,要待縮回,胡斐卻翻過手掌,輕輕握住了她手不放。苗若蘭臉上一紅,也就不再縮回,只覺胡斐手上熱氣,直透進自己的心里。

胡斐道:“你道我媽是誰?她是杜希孟杜莊主的表妹?!泵缛籼m更加驚奇,說道:“我自幼識得杜伯伯,爹爹卻從來沒提起過?!?/p>

胡斐道:“我在爹爹媽媽的遺書中得悉此事,想來令尊未必知道其中詳情。杜莊主得到一些線索,猜得寶藏必在雪峰附近,是以長住峰上找尋。只是他一來心思遲鈍,二來機緣不巧,始終參不透藏寶的所在。我爹爹暗中查訪,卻反而先他得知。他進了藏寶之洞,見到田歸農的父親與你祖父死在洞中,正想發掘藏寶,哪知我媽跟著來了。

“我媽的本事要比杜莊主高得多。我爹連日在左近出沒,她早已看出了端倪。她跟進寶洞,和我爹動起手來。兩人不打不成相識,互相欽慕,我爹就提求親之議。我媽說道:她自幼受表哥杜希孟撫養,若是讓我爹取去藏寶,那是對表哥不起,問我爹要她還是要寶藏,兩者只能得一。

“我爹哈哈大笑,說道就是十萬個寶藏,也及不上我媽。

他提筆寫了一篇文字,記述此事,封在洞內,好令后人發現寶藏之時,知道世上最寶貴之物,乃是兩心相悅的真正情愛,決非價值連城的寶藏?!?/p>

苗若蘭聽到此處,不禁悠然神往,低聲道:“你爹娘雖然早死,可比我爹媽快活得多?!?/p>

胡斐道:“只是我自幼沒爹沒娘,卻比你可憐得多了?!泵缛籼m道:“我爹爹若知你活在世上,就是拋盡一切,也要領你去撫養。那么咱們早就可以相見啦?!焙车溃骸拔胰糇≡谀慵依?,只怕你會厭憎我?!?/p>

苗若蘭急道:“不!不!那怎么會?我一定會待你很好很好,就當你是我親哥哥一般?!焙斥疋裥奶?,問道:“現在相逢還不遲么?”苗若蘭不答,過了良久,輕輕說道:“不遲?!?/p>

又過片刻,說道:“我很歡喜?!?/p>

古人男女風懷戀慕,只憑一言片語,便傳傾心之意。

胡斐聽了此言,心中狂喜,說道:“胡斐終生不敢有負?!?/p>

苗若蘭道:“我一定學你媽媽,不學我媽?!彼@兩句話說得天真,可是語意之中,充滿了決心,那是把自己一生的命運,全盤交托給了他,不管是好是壞,不管將來是禍是福,總之是與他共同擔當。

兩人雙手相握,不再說話,似乎這小小山洞就是整個世界,登忘身外天地。

過了良久,苗若蘭才道:“咱們去找到我爹,一起走吧,別理杜莊主他們啦?!焙车溃骸昂玫??!笨墒撬簧?,從未有如此刻之樂,實是不愿離開山洞。苗若蘭也有此心,覺得不如說些閑話,多留一刻好一刻,于是問道:“杜莊主既是你長親,何以你要跟他為難?”

胡斐恨恨的道:“這件事說來當真氣人。我媽臨終之時,拜懇你爹照看,養我成人。我媽在我襁褓中放了一包遺物,一通遺書,其中記明我的生日時辰,我胡家的籍貫、祖宗姓名,以及世上的親戚。后來變生不測,平四叔抱了我逃走。他以為你父有害我之意,見到遺書中有杜莊主的姓名,便抱了我前去投奔。哪知杜莊主起心不良,想得我爹的武學秘本。他又隱約猜到我爹媽知道藏寶秘密,竟來搜查我媽給我的遺物。

平四叔情知不妙,抱著我連夜逃下雪峰。我爹的武學秘本是帶走了,但我媽給我的一包遺物,卻失落在莊上。這次我跟他約會,是要問他為什么欺侮我一個幼年孤兒,又要向他要回我媽所遺的物事?!?/p>

苗若蘭道:“杜莊主對人溫和謙善,甚是好客,想不到待你竟這么壞?!焙车溃骸斑@人假仁假義,單是他陰謀害你爹爹,就可想見其余……”隨即語氣轉柔,說道:“不過現在我也不惱他了。若不是他,我又怎能跟你相逢?”

正說到此處,忽聽洞外傳來一陣兵刃相交之聲,隱隱夾雜著呼喝叱罵。只是聲音極沉極悶,胡斐依稀分辨得出,苗若蘭卻還道是風動松柏,雪落山巔。

胡斐道:“這聲音來自地底,那可奇了。你留在這里,我瞧瞧去?!闭f著站起身來。苗若蘭道:“不,我跟你去?!焙骋膊辉噶羲蝗斯律碓诖?,說道:“好?!睌y著她手,出洞尋聲而去。

兩人在雪地上緩緩走出數十丈。這天是三月十五,月亮正圓,銀色的月光映著銀色的雪光,再與苗若蘭皎潔無瑕的肌膚一映,當真是人間仙境,此夕何夕?這時胡斐早已除下自己長袍,披在苗若蘭身上。月光下四目交投,于身外之事,竟是全不縈懷。

兩人心中柔和,古人詠嘆深情蜜意的詩句,忽地一句句似脫口而出。胡斐不自禁低聲說道:“宜言飲酒,與子偕老?!?/p>

苗若蘭仰起頭來,望著他的眼睛,輕輕的道:“琴瑟在御,莫不靜好?!边@是《詩經》中一對夫婦的對答之詞,情意綿綿,溫馨無限。突然之間,地底呼聲轉劇,兩人當即止步,側耳傾聽。

胡斐一辨聲音,說道:“他們找到了寶藏所在,正在地下廝殺爭奪?!彼麖母赣H遺書之中得知寶藏地點,曾進入數次,取出父母當年封存的文字,又取了田歸農之父的黃金小筆。這日早晨他用小筆投射田青文,就是示警之意。他雖知寶藏所在,但體念父母遺志,不肯發掘。這時辨聲知向,料定寶樹等必是見財眼紅,正在互相爭奪。

胡斐所料絲毫不錯,那地底山洞之中,天龍門、飲馬川山寨、平通鏢局諸路人馬,為了爭奪寶物,正自殺成一團。寶樹袖手旁觀,只是冷笑,心想且讓你們打個三敗俱傷,老僧再慢慢一個個的收拾。

周云陽與熊元獻又是扭在一起,在地下滾來滾去。兩人突然間滾到了火堆之旁。初時互欲將對方壓在火上,哪知幾個打滾,險險將火頭壓熄,寶樹罵道:“壓滅了火,大伙兒都凍死么?”伸出右腳,抄到周云陽身底一挑,兩個人一齊飛了起來,騰的一聲,落在地下。

寶樹嘿嘿一笑,彎腰拿起幾根粗柴,添入火堆。正要挺直身子,忽見火光突突跳跳,在對面冰壁上映出兩個人影,人影也在微微跳動。寶樹吃了一驚,轉過身來,見山洞口并肩站著二人。一個臉帶嬌羞,乃是苗若蘭,另一個虬髯戟張、眼露殺氣,卻是胡斐。

寶樹“啊”的一聲,右手一揚,一串鐵念珠激飛而出。念珠初擲出似是一串,其實串著鐵珠的絲線早被他捏斷,數十顆鐵珠忽然上下左右,分打胡苗二人的要害。這是他苦練十余年的絕技,恃以保身救命,臨敵之時從未用過,此時陡逢大敵,事勢緊迫,立施殺手。

胡斐一聲冷笑,踏上一步,擋在苗若蘭身前。寶樹見他并無特異功夫擋避,心下大喜,暗道:“原來你裝模作樣,功夫也不過爾爾,這番可要叫你死無葬身之地了?!闭缘靡?,但見胡斐雙手衣袖倏地揮出,已將數十顆來勢奇急的鐵念珠盡行卷住,衣袖振處,嗒嗒急響,如落冰雹,鐵念珠都飛向冰壁,只打得碎冰四濺。

寶樹一見之下,不由得心膽俱裂,急忙倒躍,退在曹云奇身后,生怕胡斐跟著上前,大叫一聲:“不好了!”雙手抓住曹云奇背心,提起他一個魁偉長大的身子,就往火堆中擲將過去。他本意將火堆壓滅,好教胡斐瞧不見自己,哪知道火堆剛得他添了干柴,燒得正旺。曹云奇跌在火中,衣服著火,洞中更是明亮。

胡斐見寶樹一上來就向自己和苗若蘭猛施毒手,想起平阿四適才所言,這和尚卑鄙貪財,害了自己父母性命,心中怒火大熾,立時也如那火堆一般燒了起來,一彎腰抄起了一把珠寶,托在左手掌心,右手食指不住彈動。

但見珍珠、珊瑚、碧玉、瑪瑙、翡翠、寶石、貓兒眼、祖母綠、各種各樣的珍物,如雨點般往寶樹身上飛去。每一塊寶物射到,都打得他劇痛難當。寶樹縱高竄低,竭力閃避,但胡斐手指彈出,珍寶飛到,準頭竟是不偏半點,洞中人數不少,這些珠寶卻始終不碰到別人身上。

劉元鶴、陶百歲等見此情景,個個貼身冰壁,一動也不敢動。寶樹初時還東西奔躍,后來足踝上連中了兩塊碧玉,竟自倒地,再也站不起來,高聲號叫,在地下滾來滾去。他先前只愁珍寶不多,此時卻但愿珍寶越少越好。

胡斐越彈手勁越重,有意避開寶樹的要害,要讓他多吃些苦頭。眾人縮在洞角,凝神觀看,個個嚇得心驚肉跳,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。

苗若蘭聽寶樹叫得凄慘,心中不忍,低聲道:“這人確是很壞,但也夠他受的了。饒了他吧!”胡斐生平除惡務盡,何況這人正是殺父害母的大仇人,但一聽苗若蘭之言,突然覺得自己正處于極大幸福之中,對這世上最大的惡人,憎恨之心也登時淡了許多,當即左手一擲,掌中余下的十余件珍寶激飛而出,叮叮當當一陣響,盡數嵌在冰壁之中。

眾人盡皆駭然,暗道:“這些珠寶若要寶樹受用,單只一件就要了他的性命?!?/p>

胡斐橫眉怒目,自左至右逐一望過去,眼光射到誰的臉上,誰就不自禁的低下頭去,不敢與他目光相接。洞中寂靜無聲。寶樹身上雖痛,卻也不敢發出半聲呻吟。

隔了良久,胡斐喝道:“各位如此貪愛珍寶,就留在這里陪伴寶藏吧!”說著攜了苗若蘭的手,轉身便出。

眾人萬料不到他居然肯這么輕易罷手,個個喜出望外,但聽他二人腳步聲在隧道中逐漸遠去,各人齊聲低呼,俯身又去撿拾珠寶。

胡斐和苗若蘭來到兩塊圓巖之外。胡斐道:“我們在這里等上一會,瞧他們出不出來。哪一個貪念稍輕,自行出來,就饒了他的性命?!?/p>

洞內各人雙手亂扒,拚命的執拾珠寶,只恨爹娘當時少生了自己兩三只手。過了良久,突然隧道中傳來一陣郁悶的軋軋之聲,眾人初尚不解,轉念之間,個個驚得臉如土色,齊叫:“啊喲,不好啦!”“他堵死了咱們出路?!薄翱旄樟??!?/p>

眾人情急之下,爭先恐后的擁出,奔到圓巖之后,果見那塊巨巖已被胡斐推回原處,牢牢的堵住了洞門。

洞門甚窄,在外尚有著力之處,內面卻只容得一人站立,巖面光滑,無所拉扯,這么一堵上,過不多時,融化了的冰水重行凍結,若非外面有人來救,洞內諸人萬萬不能出來。

苗若蘭心中不忍,道:“你要他們都死在里面么?”胡斐道:“你說,里面哪一個是好人,饒得他活命?”

苗若蘭嘆了口氣,道:“這世上除了爹爹和你,我不知道還有誰是真正的好人??墒?,你總不能把天下的壞人都殺了啊?!焙骋徽?,道:“我哪算得是好人?”

苗若蘭抬頭望著他,說道:“我知道你是好人。我沒見你面的時候就知道啦!大哥,你可知在什么時候,我這顆心就已交了給你?”

這是她第一次出口叫他“大哥”,可是這一聲叫得那么自然流暢,隨隨便便的脫口而出,卻似已經叫了一輩子一般。胡斐再也抑制不住,張臂抱住了她。苗若蘭伸手還抱,倚在他的懷中。兩人摟抱在一起,但愿這一刻無窮無盡。

兩人這樣抱著,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,忽然洞口傳進來幾下腳步之聲。胡斐心道:“不好!我堵死別人,別要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,另有別人來堵死了我們?!笔直蹞е缛籼m不放,急步搶出洞去。

月光之下,但見雪地里有兩人在發力奔逃,顯然便是雪峰上與自己動過手的武林豪客。胡斐笑道:“你爹爹把那些家伙都趕跑啦?!睆澭诘叵伦テ鹨话蜒?,手指用勁,這把雪立時團得堅如鐵石。他手臂一揮,雪團直飛過去,擊中前面一人后腰。那人一交俯跌,再也站不起來。后面一人吃了一驚,回過頭來,一個雪團飛到,正中胸口,立時仰天摔倒。兩人跌法不同,卻是同樣的再不站起。

胡斐哈哈一笑,忽然柔聲道:“你什么時候把心交給了我?

我想一定沒我早。我第一眼瞧你,我……我就管不住自己了?!?/p>

苗若蘭輕聲道:“十年之前,那時候我還只七歲,我聽爹爹說你爹媽之事,心中就盡想著你。我對自己說,若是那個可憐的孩子活在世上,我要照顧他一生一世,要教他快快活活,忘了小時候別人怎樣欺侮他、虧待他?!?/p>

胡斐心下感激,不知說什么才好,只是緊緊的將她摟在懷里,眼光從她肩上望去,忽見雪峰上幾個黑影,正緣著繩索往下急溜。

胡斐叫道:“咱們幫你爹爹截住這些歹人?!闭f著足底加勁,抱著苗若蘭急奔,片刻間已到了雪峰之下。

這時兩名豪客已踏到峰下實地,尚有幾名正急速下溜。胡斐放下苗若蘭,雙手各握一個雪團,雙臂齊揚,峰下兩名豪客應聲倒地。

胡斐正要再擲雪團,投擊尚未著地之人,忽聽半山間有人朗聲說道:“是我放人走路,旁人不必攔阻?!边@兩句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從半山里飄將下來,洪亮清朗,正是苗人鳳的說話。

苗若蘭喜叫:“爹爹!”胡斐聽這聲音尚在百丈以外,但語音遙傳,若對其面,金面佛內力之深,確是已所莫及,不禁大為欽佩,雙手一振,扣在掌中的雪團雙雙飛出,又中躺伏在地的兩名豪客身上,不過上次是打穴,這次卻是解穴。那二人蠕動了幾下,撐持起來,發足狂奔而去。

但聽半空中苗人鳳叫道:“果然好俊功夫,就可惜不學好?!边@十二字評語,一字近似一字,只見他又瘦又長的人形緣索直下,“好”字一脫口,人已站在胡斐身前。

兩人互相對視,均不說話。但聽四下里乞乞擦擦,盡是踏雪之聲,這次上峰的好手中留得性命的,都四散走了。

月光下只見一人一跛一拐的走近,正是杜希孟杜莊主。他將一個尺來長的包裹遞給胡斐,顫聲道:“這是你媽的遺物,里面一件不少,你收著吧?!焙辰釉谑种?,似有一股熱氣從包裹傳到心中,全身不禁發抖。

苗人鳳見杜希孟的背影在雪地里蹣跚遠去,心想此人文武全才,結交遍于天下,也算得是個人杰,與自己二十余年的交情,只因一念之差,落得身敗名裂,實是可惜。他不知杜希孟與胡斐之母有中表之親,更不知胡斐就是二十多年來自己念念不忘的孤兒,當下緩緩轉過頭來,只見女兒身披男人袍服,怯生生的站在雪中,心想眼前此人雖然救了自己性命,卻玷污了女兒清白,念及亡妻失節之事,恨不得殺盡天下輕薄無行之徒,一時胸口如要迸裂,低沉著聲音道:“跟我來!”說著轉身大踏步便走。

苗若蘭叫道:“爹,是他……”苗人鳳沉默寡言,素來不喜多說一個字,也不喜多聽一個字,此時盛怒之下,更不讓女兒多說。他見胡斐伸手去拉女兒,喝道:“好大膽!”閃身欺近,左手倏地伸出,破蒲扇一般的手掌已將胡斐左臂握住,說道:“蘭兒你留在這兒,我和這人有幾句話說?!闭f著向右側一座山峰一指。那山峰雖遠不如玉筆峰那么高聳入云,但險峻巍峨,殊不少遜。他放開胡斐手臂,向那山峰急奔過去。

胡斐道:“蘭妹,你爹既這般說,我就過去一會兒,你在這里等著?!泵缛籼m道:“你答應我一件事?!焙车溃骸皠e說一件,就是千件萬件,也全憑你吩咐?!泵缛籼m道:“我爹若要你娶我……”最后兩字聲若蚊鳴,幾不得聞,低下了頭,羞不可抑。

胡斐將適才從杜希孟手里接來的包裹交在她手里,柔聲道:“你放心,我將我媽的遺物交于你手。天下再沒一件文定之物,能有如此隆重的?!?/p>

苗若蘭接過包裹,身子不自禁的微微顫動,低聲道:“我自然信得過你。只是我知道爹爹脾氣,若是他惱了你,甚至罵你打你,你都瞧在我臉上,便讓了他這一回?!焙承Φ溃骸昂?,我答應你了?!边h遠望去,只見苗人鳳的人影在白雪山石間倏忽出沒,正自極迅捷的向山峰奔上,當下輕輕的在苗若蘭的臉頰上親了一親,提氣向苗人鳳身后跟去。

他順著雪地里的足跡,一路上山,轉了幾個彎,但覺山道愈來愈險,當下絲毫不敢大意,只怕一個失足,摔得粉身碎骨。奔到后來,山壁間全是凝冰積雪,滑溜異常,竟難有下足之處,心道:“苗大俠故意選此險道,必是考較我的武功來著?!庇谑钦归_輕功,全力施為,山道越險,他竟奔得越快。

又轉過一個彎,忽見一條瘦長的人影站在山壁旁一塊凸出的石上,身形襯著深藍色的天空,猶似一株枯槁的老樹,正是打遍天下無敵手金面佛苗人鳳。

胡斐一怔,急忙停步,雙足使出“千斤墜”功夫,將身子牢牢定住峭壁之旁。苗人鳳低沉著嗓子說道:“好,你有種跟來。上吧!”他背向月光,臉上陰沉沉的瞧不清楚神色。

胡斐喘了口氣,面對著這個自己生平想過幾千幾萬遍之人,一時之間竟爾沒了主意:

“他是我殺父仇人,可是他又是若蘭的父親。

“他害得我一生孤苦,但聽平四叔說,他豪俠仗義,始終沒對不起我的爹媽。

“他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,武功藝業,舉世無雙,但我偏不信服,倒要試試是他強呢還是我強?

“他苗家與我胡家累世為仇,百余年來相斫不休,然而他不傳女兒武功,是不是真的要將這場世仇至他而解?

“適才我救了他的性命,可是他眼見我與若蘭同床共被,認定我對他女兒輕薄無禮,不知能否相諒?”

苗人鳳見胡斐神情粗豪,虬髯戟張,依稀是當年胡一刀的模樣,不由得心中一動,但隨即想起,胡一刀之子早已為人所害,投在滄州河中,此人容貌相似,只是偶然巧合,想起他欺辱自己的獨生愛女,怒火上沖,左掌一揚,右拳呼的一聲,沖拳直出,猛往胡斐胸口擊去。

胡斐與他相距不過數尺,見他揮拳打來,勢道威猛無比,只得出掌擋架。兩人拳掌相交,身子都是一震。

苗人鳳自那年與胡一刀比武以來,二十余年來從未遇到敵手,此時自己一拳被胡斐化解,但覺對方掌法精妙,內力深厚,不禁敵愾之心大增,運掌成風,連進三招。

胡斐一一拆開,到第三招上,苗人鳳掌力猛極,他雖急閃避開,但身子連晃幾晃,險險墮下峰去,心道:“若再相讓,非給他逼得摔死不可?!毖垡娒缛锁P左足飛起,急向自己小腹踢到,當即右拳左掌,齊向對方面門拍擊,這一招攻敵之不得不救,是拆解他左足一踢的高招。

胡斐這一招用的雖是重手,究竟未出全力。但高手比武,半點容讓不得,苗人鳳伸臂相格,使的卻是十成力。四臂相交,咯咯兩響,胡斐只覺胸口隱隱發痛,急忙運氣相抵。豈知苗人鳳的拳法剛猛無比,一占上風,拳勢愈來愈強,再不容敵人有喘息之機。若在平地,胡斐原可跳出圈子,逃開數步,避了他掌風的籠罩,然后反身再斗,但在這崖峭壁之處,實是無地可退,只得咬緊牙關,使出“春蠶掌法”,密密護住全身各處要害。

這“春蠶掌法”招招全是守勢,出手奇短,抬手踢足,全不出半尺之外,但招術綿密無比,周身始終不露半點破綻。這路掌法原本用于遭人圍攻而大處劣勢之時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,雖守得緊密,卻有一個極大不好處,一開頭即是“立于不勝之地”,名目叫做“春蠶掌法”,確是作繭自縛,不能反擊,不論敵人招數中露出如何重大破綻,若非改變掌法,永難克敵制勝。

苗人鳳一招緊似一招,眼見對方情勢惡劣,但不論自己如何強攻猛擊,胡斐必有方法解救,只是他但守不攻,自己卻無危險,當下不顧防御,十分力氣全用在攻堅破敵之上。

斗到酣處,苗人鳳一拳打出,胡斐一避,那拳打在山壁之上,冰凌飛濺,一小塊射上了他左眼。眼皮極是柔軟,這一下又是出乎意料之外,難以防備,胡斐但覺眼上劇痛,雖不敢伸手去揉,拳腳上總是一緩。苗人鳳乘勢搶進,靠身山壁,已將胡斐逼在外檔。

此時強弱優劣之勢已判,胡斐半身凌空,只要足底微出,身子稍有不穩,立時掉下山谷,苗人鳳卻是背心向著山壁,招招逼迫對手硬接硬架。胡斐極是機伶,卻也偏不上這個當,出手柔韌滑溜,盡力化解來勢,決不正面相接。

兩人武功本在仲伯之間,平手相斗,胡斐已未必能勝,現下加上許多不利之處,如何能夠持久?又斗數招,苗人鳳忽地躍起,連踢三腳。胡斐急閃相避,但見對手第三腳踢過,雙掌齊出,直擊自己胸口。這兩掌難以化解,自己站立之處又是無可避讓,只得也是雙掌拍出,硬接來招。

四拳相交,苗人鳳大喝一聲,勁力直透掌心。胡斐身子一晃,急忙運勁反擊。兩人都將畢生功力運到了掌上,這是硬碰硬的比拚,半點取巧不得。兩人氣凝丹田,四目互視,竟是僵住了再也不動。

苗人鳳見他武功了得,不由得暗暗驚心:“近年來少在江湖上走動,竟不知武林中出了這等厲害人物!”雙腿稍彎,背脊已靠上山壁,一收一吐,先將胡斐的掌力引將過來,然后借著山壁之力,猛推出去,喝道:“下去!”

這一推本就力道強勁無比,再加上借了山壁的反激,更是難以抵擋,胡斐身子連晃,左足已然凌空。但他下盤之穩,實是非同小可,右足在山崖邊牢牢定住,宛似鐵鑄一般。苗人鳳連催三次勁,也只能推得他上身晃動,卻不能使他右足移動半分。

苗人鳳暗暗驚佩:“如此功夫,也可算得是曠世少有,只可惜走上了邪路。他年歲尚輕,今日若不殺他,日后遇上,未必再是他敵手。他恃強為惡,世上有誰能制?”想到此處,突然間左足一登,一招“破碑腳”,猛往胡斐右膝上踹去。

胡斐全靠單足支持,眼見他一腳踹到,無可閃避,嘆道:“罷了,罷了,我今日終究命喪他手?!蔽ky下死中求生,右足一登,身子斗然拔起丈余,一個鷂子翻身,凌空下擊。苗人鳳道:“好!”肩頭一擺,撞了出去。胡斐雙拳打中了他肩頭,卻被他巨力一撞,跌出懸崖,向下直墮。

胡斐慘然一笑,一個念頭如電光般在心中一閃:“我自幼孤苦,可是臨死之前得蒙蘭妹傾心,也自不枉了這一生?!蓖蝗槐凵弦痪o,下墮之勢登時止住,原來苗人鳳已抓住他手臂,將他拉了上來,喝道:“你曾救我性命,現下饒你相報。一命換一命,誰也不虧負了誰。來,咱們重新打過?!闭f著站在一旁,與胡斐并排而立,不再占倚壁之利。

胡斐死里逃生,已無斗志,拱手說道:“晚輩不是苗大俠敵手,何必再比?苗大俠要如何處置,晚輩聽憑吩咐就是?!?/p>

苗人鳳皺眉道:“你上手時有意相讓,難道我就不知?你欺苗人鳳年老力衰。不是你對手么?”胡斐道:“晚輩不敢?!泵缛锁P喝道:“出手!”胡斐要解釋與苗若蘭同床共衾,實是出于意外,決非存心輕薄,說道:“在那廂房之中……”

苗人鳳聽他提及“廂房”二字,怒火大熾,臂面就是一掌。胡斐只得接住,經過了適才之事,知道只要微一退讓,立時又給他掌力罩住,只得全力施為。兩人各展平生絕藝,在山崖邊拳來腳往,斗智斗力,斗拳法,斗內功,拆了三百余招,竟是難分勝敗。

苗人鳳愈斗心下愈疑,不住想到當年在滄州與胡一刀比武之事,忽地向后躍開兩步,叫道:“且??!你可識得胡一刀么?”

胡斐聽他提到亡父之名,悲憤交集,咬牙道:“胡大俠乃前輩英雄,不幸為奸人所害。我若有福氣能得他教誨幾句,立時死了,也所甘心?!?/p>

苗人鳳心道:“是了,胡一刀去世已二十七年。眼前此人也不過二十多歲,焉能相識?他這幾句話說得甚好,若不是他欺辱蘭兒,單憑這幾句話,我就交了他這個朋友?!表樖衷谏竭呎巯聝筛鶊杂驳臉渲?,掂了一掂,重量相若,將一根拋給胡斐,說道:“咱們拳腳難分高下,兵刃上再決生死?!闭f著樹枝一探,左手捏了劍訣,樹枝走偏鋒刺出,使的正是天下無雙、武林絕藝的“苗家劍法”。雖是一根小小樹枝,但刺出時勢夾勁風,又狠又準,要是給尖梢刺上了,實也與中劍無異。

胡斐見來勢厲害,哪敢有絲毫怠忽,樹枝一擺,向上橫格,這一格剛中有柔,確是名家手法。苗人鳳一怔,心道:“怎么他武功與胡一刀這般相似?”但高手相斗,刀劍一交,后著綿綿而至,決不容他有絲毫思索遲疑的余裕,但見胡斐樹刀格過,跟著提手上撩,苗人鳳揮樹劍反削,教他不得不回刀相救。

這一番惡斗,胡斐一生從未遇過。他武功全是憑著父親傳下遺書修習而成,招數雖然精妙,實戰經驗畢竟欠缺,功力火候因年歲所限,亦未臻上乘,好在年輕力壯,精力遠過對方,是以數十招中打得難解難分。兩人迭遇險招,但均在極危急下以巧妙招數拆開。胡斐奮力拆斗,心中佩服:“金面佛苗大俠果然名不虛傳,若他年輕二十歲,我早已敗了。難怪當年他和我爹爹能打成平手,當真英雄了得?!?/p>

兩人均知要憑招數上勝得對方,極是不易,但只須自己背脊一靠上山壁,占了地利,這一場比拚就是勝了。因此都是竭力要將對方逼向外圍,爭奪靠近山壁的地勢。但兩人招招扣得緊密,只要向內緣踏進半步,立時便受對方刀劍之傷。

斗到酣處,苗人鳳使一招“黃龍轉身吐須勢”疾刺對方胸口,眼見他無處閃避,而樹刀砍在外檔,更是不及回救。

胡斐吃了一驚,忙伸左手在他樹枝上橫撥,右手一招“伏虎式”劈出。苗人鳳叫了一聲:“好!”樹劍一抖。胡斐左手手指劇痛,急忙撒手。

苗人鳳踏上半步,正要刺出一招“上步摘星式”,哪知崖邊堅壁給二人踏得久了,竟漸漸松裂熔化,他劍勢向前,全身重量盡在后邊的左足之上,只聽喀喇一響,一塊巖石帶著冰雪,墮入下面深谷。

苗人鳳腳底一空,身不由主的向下跌落,胡斐大驚,忙伸手去拉。只是苗人鳳一墮之勢著實不輕,雖然拉住了他袖子,可是一帶之下,連自己也跌出崖邊。

二人不約而同的齊在空中轉身,貼向山壁,施展“壁虎游墻功”,要爬回山崖。但那山壁上全是冰雪,滑溜無比,那“壁虎游墻功”竟然施展不出,莫說是人,就當真壁虎到此,只怕也游不上去??墒巧先ルm然不能,下墮之勢卻也緩了。

二人慢慢溜下,眼見再溜十余丈,是一塊向外凸出的懸巖,如不能在這巖上停住,那非跌個粉身碎骨不可。念頭剛轉得一轉,身子已落在巖上。二人武功相若,心中所想也是一模一樣,當下齊使“千斤墜”功夫,牢牢定住腳步。

巖面光圓,積了冰雪更是滑溜無比,二人武功高強,一落上巖面立時定身,竟沒滑動半步。只聽格格輕響,那數萬斤重的巨巖卻搖晃了幾下。原來這塊巨巖橫架山腰,年深月久,巖下沙石漸漸脫落,本就隨時都能掉下谷中,現下加上了二人重量,沙石夾冰紛紛下墮,巨巖越晃越是厲害。

那兩根樹枝隨人一齊跌在巖上。苗人鳳見情勢危急異常,左掌拍出,右手已拾起一根樹枝,隨即“上步云邊摘月”,挺劍斜刺。胡斐頭一低,彎腰避劍,也已拾起樹枝,還了一招“拜佛聽經”。

兩人這時使的全是進手招數,招招狠極險極,但聽得格格之聲越來越響,腳步難以站穩。兩人均想:“只有將對方逼將下去,減輕巖上重量,這巨巖不致立時下墮,自己才有活命之望?!逼鋾r生死決于瞬息,手下更不容情。

片刻間交手十余招,苗人鳳見對方所使的刀法與胡一刀當年一模一樣,疑心大盛,只是形格勢禁,實無余暇相詢,一招“返腕翼德闖帳”削出,接著就要使出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。這一招劍掌齊施,要逼得對方非跌下巖去不可,只是他自幼習慣使然,出招之前不禁背脊微微一聳。

其時月明如洗,長空一碧,月光將山壁映得一片明亮。那山壁上全是晶光的凝冰,猶似鏡子一般,將苗人鳳背心反照出來。

胡斐看得明白,登時想起平阿四所說自己父親當年與他比武的情狀,那時母親在他背后咳嗽示意,此刻他身后放了一面明鏡,不須旁人相助,已知他下一步非出此招不可,當下一招“八方藏刀式”,搶了先著。

苗人鳳這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只出得半招,全身已被胡斐樹刀罩住。他此時再無疑心,知道眼前此人必與胡一刀有極深的淵源,嘆道:“報應,報應!”閉目待死。

胡斐舉起樹刀,一招就能將他劈下巖去,但想起曾答應過苗若蘭,決不能傷她父親。然而若不劈他,容他將一招“提撩劍白鶴舒翅”使全了,自己非死不可,難道為了相饒對方,竟白白送了自己性命么?

霎時之間,他心中轉過了千百個念頭:

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,教自己一生孤苦,可是他豪氣千云,是個大大的英雄豪杰,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,按理這一刀不該劈將下去;但若不劈,自己決無活命之望,自己甫當壯年,豈肯便死?倘使殺了他吧,回頭怎能有臉去見苗若蘭?要是終生避開她不再相見,這一生活在世上,心中痛苦,生不如死。

那時胡斐萬分為難,實不知這一刀該當劈是不劈。他不愿傷了對方,卻又不愿賠上自己性命。

他若不是俠烈重義之士,這一刀自然劈了下去,更無躊躇。但一個人再慷慨豪邁,卻也不能輕易把自己性命送了。當此之際,要下這決斷實是千難萬難……

苗若蘭站在雪地之中,良久良久,不見二人歸來,當下緩緩打開胡斐交給她的包裹。只見包裹是幾件嬰兒衣衫,一雙嬰兒鞋子,還有一塊黃布包袱,月光下看得明白,包上繡著“打遍天下無敵手”七個黑字,正是她父親當年給胡斐裹在身上的。

她站在雪地之中,月光之下,望著那嬰兒的小衣小鞋,心中柔情萬種,不禁癡了。

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歸來和她相會,他這一刀到底劈下去還是不劈?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,1
排列三胆码